我的青春谁作主刘芳 梅素华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10 08:04:35作者:小白

小说:我的青春谁作主

小说:都市

作者:周言蹊

角色:刘芳 梅素华

简介:[校园文学]本文描述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在西北边陲小城,某重点高中的师生为实现文科高考突破而努力的故事,以及围绕这些努力产生的爱恨情仇。[青春文学]青春永不落幕,青春是每个人永远的回忆,这里有甜蜜,有苦涩,有激情,也有失落。

《我的青春谁作主》免费阅读

闫重山副校长从自己随身带着的笔记本里随意捻起一页,稍一用力,一张空白页“刷”地一下被撕了下来。这撕纸的声音在安静的高二教师联合办公室里显得特别刺耳。

“开始了、开始了。”几位老师像听到号令一般,都从各自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兴奋地走上前去,把闫副校长和旁边的两位女老师围在中间。

“梅素华,刘芳,你们可想好了,不管抽到哪两个学生,接下来两年的文科班就这样了,愿赌服输!”闫副校长对站在他面前的两位女老师说。

两位女老师几乎同时表示认同。

闫副校长把那撕下来的空白纸折了几下,撕成四份,分别写下四个学生的名字,折好。闫副校长合拢双手,把四张折好的纸条在手心里摇动了几下,然后丢在桌子上。

“梅老师你教龄长,你先挑吧。”

梅素华认真地看了看四张纸条,好像要看出那些纸条的差异来,过了将近半分钟,她才捡了一张递给闫副校长。

闫副校长可没那么谨慎,他宽大的手掌一下子就把纸条捻开了,在众人面前一摊,“陈晓雯”。

刘芳按在胸口的手稍稍松开,轻轻缓了一口气,显然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梅素华杏眼微睁,却是不动声色,一脸平静。

刘芳伸出右手的食指在剩下的三张纸条上来回移动,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干嘛呢?施法啊?”闫副校长被逗笑了。

刘芳圆乎乎的脸上有些潮红,她完全不在乎闫副校长的揶揄,手指终于在一张纸条上停住了,“就是这个。”

闫副校长同样快速地把纸条打开,“刘雪遥”。

刘芳和站在她旁边的数学老师许若海都发出略有些遗憾的声音。

“哇,两个女生先挑了出来。接下来就看两个男生的分配了。”

梅素华没再犹豫,从桌子上仅有的两张纸条里挑出一个,亲手把它打开,“许洪林”,梅素华“嗯”了一声,又像是轻轻叹了口气。

站在一旁的刘芳看到纸条上的名字,一下子跳了起来,还拍了几下手掌,“冯易水是我的啦!”

闫副校长把最后一张纸条打开,“冯易水”三个字写在上面。

“那就这样了。‘四大天王’,一人两个,剩下的七十六人,按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两班男女平均分了。”闫副校长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了分配的结果,一边写还一边小声地嘀咕:“梅老师的十一班,陈晓雯、许洪林;刘老师的十二班,刘雪遥、冯易水。”

缓过神儿来的梅素华,看着刚刚在自己身旁边欢呼雀跃的刘芳,有些挑衅似地说,“刘老师就这么有把握,冯易水就一定是这届文科生中最厉害的那个?”

“那当然,理科班的年段第二,数学满分,选了文科之后,优势要多明显有多明显。两年之后,不是清华,就是北大!”刘芳还停留在刚刚抽签的喜悦之中。

“陈晓雯的英语年段第一,要说数学,143也不算低。到时谁能实现突破,现在下判断还为时过早吧?”梅素华寸步不让。

“梅老师亏你还是带过毕业班的,到高三冲刺时,男生的后劲儿明显更大些,你不要忽略这一点。”

“刘老师你自己也是女生啊,怎么能这样重男轻女。”

刘芳鼓着腮帮子正想再反击回去,却被闫副校长打断了。

“现在争吵有啥用?就是动动嘴皮子,谁带的学生两年后真能上了北大、清华,才算是真本事。这届学生我看希望最大,年段前五十名里面,有四个学生都选了文科班,这以前可从来没有过……你们两个文科班,主科可以挑选任课教师,我肯定全力支持,不过,你们也不能只顾着互相较劲儿,要知道高考,是全省的学生一起过独木桥,我看两个班的尖子生,要是能一起完成突破,才是最好的事儿。”

听完闫副校长的长篇大论,梅素华和刘芳互相看了一眼,没再说话。旁边的老师们,见抓阄的“好戏”已经结束,都嬉笑着散了。

“若海,走,小阳台。”

许若海跑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拿了自己的烟和打火机,小步跟在闫副校长的后面,向小阳台走去。

“哟,新换了打火机?”闫副校长看着许若海手上拿着的Zippo打火机问道。

“毕业班同学送的。”许若海瘦瘦高高的,虽然才四十岁,但头发白了一半,他颧骨有些突出,一副深度的近视镜挂在鼻梁上,深棕色格子西装上落满了星星点点的白粉笔沫。

“那帮小崽子还刻了我的外号在上面,我想送人也送不成。”许若海指着打火机上面“许三多”三个字说。

“把你从高三年段调到高二年段,教文科班,你不会有意见吧?”闫副校长盯着许若海问。

“不会。”许若海深吸了口烟,缓缓地吐了出去,“这届文科班,算是咱们九中文科翻身的希望了吧。”

“你明白就好。天时、地利都有了,是到了该突破的时候了……这些年被市实验高中的文科压制太久了,这届不翻身简直没天理……人和也很重要,就看你们这些老师的了。”

“梅素华和刘芳,会不会太年轻了些?”许若海试探性地问。

“不给年轻人机会,文科永远也突破不了。她俩算年轻老师中的佼佼者了。”闫副校长把最后一口烟吸完,狠狠地掐灭了烟头。

这些年,闫副校长把九中这个末流的学校带成了市重点,不但成为岩城最好的三所高中之一,而且理科班几次大的突破全都发生在闫副校长还在当班主任时,这不得不让人钦佩。

这样的成就让闫副校长一路从班主任、到年段教学组长、再到教导处主任,直至副校长。而九中的校长,则一直处在空缺的状态。

“数学,两个文科班你一起带。”闫副校长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啊?不是让她俩自己挑主科老师嘛?再说,我教两个班,左右互搏,这多分裂?”许若海有些不愿意,他骨子里还是想要去竞争的。

“我只是通知你,三多啊三多,你话还真多。”闫副校长又从许若海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夹在耳朵上,头也不回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