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继关健 赵二孩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10 10:14:55作者:小林

小说:过继

小说:都市

作者:梦话春秋

角色:关健 赵二孩

简介:这是一部男人用血泪成长起来的小说,除了现实的残酷,还有命运的捉弄,既然是男人,就要擦干血泪,面对着一切困厄,让自己硬起来,像铁一样,坚不可摧……

《过继》免费阅读

我叫赵二孩,这是我真实的名字。是我曾经的名字。

我出生在一个叫葫芦套的小山村里,在八岁之前我从没有出过套,从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

然而在我八岁左右,因为我被过继给姨夫之后,一切都改变了,我的命运也随之发生大的转折,我的青春岁月品尝着人生最辛酸事,最无奈的事,一切苦难都压在我身上,为了方便记述,我用第一人称,把我的故事向大家描述出来……

在我家的众多亲戚中,我对姨的概念是最轻的。她从来没在我的面前出现过。

并不是我没有姨,母亲一再告诫我们,你们有姨,只是她嫁到一个离我们家很远的地方。

并且很认真的告诉我们,姨的家庭很富有,到时一定会买很多好吃来看我们。

只要听到吃,我就很兴奋,是因为我家庭实在太穷了。从我记事起,就会看到母亲在灶台做饭时愁苦的样子。父亲在村里是个很无用的人,除了二亩薄地,没了其它收入。

我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父亲在村里唯一能炫耀的事,就是这个双胞胎。

到处吹嘘自己多厉害,一下生两个儿子,就是村长也办不到。村里一听我父亲说这,都嘲笑我父亲就知道生、生,家里连个屋门都没有。

他们说的是事实,因为超生,我们家已经被村里罚的就剩两间烂草屋了。可是,这双胞胎弟弟给我们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带到很大灾难。

原本就体弱母亲,加上营养一直跟不上,生完双胞胎弟弟后,身体就像树叶一样扁平,时刻都有飘落下来的可能,终有一天母亲晕倒在灶台边。

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时断时续对父亲说道:“实在不行,就叫他姨来。”

我们盼望很久的姨就要来了,关健能给我们带来好吃的。就连我做梦都是姨来了,拎着大包小包的好吃的,堆满屋里。

关于怎么分配这莫须有的吃,我和姐还吵了一架,因为她说姨来了,买的好吃的都要放在她掌握的橱子里。我的意见是放在我的被窝里。

她打了我嘴巴,我踢了她一脚。她骂我是圈里的猪生的。我就骂她是狗娘养的。

第二天,我们盼望的姨就来到了。但她是空手来的。

屋里母亲痛苦的躺在病床上,她的旁边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我被父亲带到她们跟前。

母亲看到我有气无力的说道:“二孩……你过来,这就是你姨……,快叫姨。”

我抬头看看姨,有点失望。这个姨年纪很大,脸有点浮肿,穿着洗的发白的工作服。

因为我梦中的姨,是电影里女特务的样子,年青,穿着军装。在村里放的电影中只有女特务吃香喝辣的,是最有钱的女人了。

“姨。”我闷闷的叫了一声。

“妹妹。这就是你说的二孩。”这个女人并没看我,直接和母亲说道。

母亲点点。

“噢!多大了。二孩。”女人伸出手来想摸摸我的脸。我有点儿害怕,往后躲躲。

“他姨,孩子虚岁八岁。属虎。一直没出庄,有点认生。可老实了。怕什么的,那是你姨。快叫姨。”父亲指着我接着说,

我又大声叫道:“姨。”

“唉!”姨很高兴的答着。

姨看看了父亲接着说道:“他妹夫,话也说明了,事也讲清了。我呢,今天过来,一是看看我妹妹,二是那个事就按你说的办。钱,我也给你带来了。你可想清楚了,咱不能反悔。”

“不,不反悔,山里人,说话就砸个坑。”父亲低着头抽着烟答道。

“那好,我把你家他大哥写的一个‘契’给带了,你看看。没什么,就写个字吧。”姨看着父亲说道。

我父亲,沉默一会说道:“他大姐,能不能不让孩子改姓,钱俺可以少要点。”

“那怎么行,咱们不都说好了吗,要不然让这孩子过去还有什么意思。真是的,我大老远的跑来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姨生气的答道。

父亲只好无奈说道:“俺,不会写字,按手印行吗。那个‘契’俺也不看了,都是亲戚,谁还能骗谁。”

“行,都是亲戚,孩子跟谁都一样,我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你家他大哥在矿上班,每个月都有收入,这孩子过去就享福。要不,我今天,就把孩子带走,你说行吗。”姨指着我说道。

“哎!就按俺姐说的办。不再住天了。”父亲用他双烂黄球鞋,使劲的踩着烟头。低着头的父亲同意姨的意见,却根本没有看看我是否同意。

“不了,好好的照顾俺妹妹。走吧,二孩我们去城里给你买好吃的。”姨然后用力拽着我的手。

然而这时的我却吓哭了:“爹,我怕。娘,我不想去。”

父亲对着我嚷道:“那是你姨,你怕啥。过去让你享福。”

母亲挣扎着用最大的力气,朝我说道:“二孩到你姨家,可要听你姨、姨夫的话。”

母亲都同意了,我只好无奈地点点头说道:“娘,我走了。爹,你给俺姐说,那半篮子猪草,俺放大光家了,叫她拿回家来,别让大光给喂他家的猪。”

我走后三个月母亲死了。这是我多年之后回家才知道的。

我就这样被姨拽着从葫芦套村里恍恍惚惚走到镇上,然后坐上大汽车,离开了我生长了八年的小山村,再然后我就在公共汽车里睡着了。

在梦里,我看见了母亲向我招手,一个劲喊着二孩,二孩,我却听不见。

姐姐就在一旁跳着皮筋,她也不理我。没有看见父亲,还有那对双胞胎弟弟。

我急忙去找他们,结果没找到,我哇地一下着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