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虐前夫宠糙汉养崽崽舒漫 周建民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2 12:21:27作者:小夏

小说:重回七零,虐前夫宠糙汉养崽崽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红尘易老

角色:舒漫 周建民

简介:【男强女强+1对1+虐渣互宠】  前世的舒漫,为了回城辜负了周鸿铭对她的一片深情。  大学毕业后跟同一批下乡的男知青结了婚,婚后被背叛离婚。  之后,一个人创业赚钱积劳成疾,四十岁一命呜呼。  临死弥留之际她想回到十八岁那年,没想到一睁眼真回到了那天。  从此,舒漫虐渣男宠周鸿铭,还给他生了几个小崽子。

《重回七零,虐前夫宠糙汉养崽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高级VIP病房。

律师站在病床边,看着躺在病床上气息奄奄的女人,同情道,“舒总,你的遗嘱真的不用改了吗?”

一半捐给国家,一半捐给桃园村重建小学和中学,以及资助贫困家庭的孩子完成学业。

跟了舒总十年,大概也了解她一些情况,可她当真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吗?

舒漫微微扭头,看着律师轻轻摇头,“不-改-了!”

每说一个字,舒漫就气喘的厉害,氧气罩上面起了一层白雾,将她黑青的面容遮挡了些,显得气色也好了些。

律师不忍,再次问道,“那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要达成的心愿,如果我能做到,我一定帮你做到!”

舒漫看向窗外漆黑如墨的夜空,夜真黑啊,像极了她刚到桃园村的那晚。

她嘴角隐隐有一丝笑意,“我想回桃园村。”可惜,回不去了。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不会离开他,一定不会!

吡吡——

刺耳的声音划破病房,舒漫的手无力的垂在病床边,眼睛慢慢闭上。

正在这时,安静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中年男人冲进病房,撕心裂肺的叫道,“漫漫。”

……

火车况且况且的响着,在这寂静的夜里,声音显的尤其的响亮。

火车车厢里,几十个青年男女都东倒西歪的瞌睡着。

“咚”的一声,坐在车窗边的一个年轻女孩头撞到了窗玻璃上,疼的龇牙咧嘴。

舒漫下意识伸手揉脑袋,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直接懵逼了!!

她不是死了吗?!

座位前面的小桌板上,放着一个白色的搪瓷缸子,上面印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

再看到对面睡的正香的两男一女,舒漫猛的瞪大眼睛。

眼前的这一切,不正是她当年下乡坐的火车吗?

她侧身趴在车窗玻璃上,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外面,看着漆黑夜空下不断倒退的山峦,舒漫激动的想哭。

她这是重生了吗,重生到七零年代。

那年的这个时候,她也是跟着一群下乡的知青踏上了开往西部的火车,然后被分到了一个叫桃园公社的地方,然后再分到桃园大队桃园村。

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的城里人来说,下地干活,简直要了老命,舒漫也不例外。

在她之前,有两个女知青熬不住嫁到了当地,因为有文化,一个当了村里的会计,一个当了小学老师,日子过的挺滋润的。

最重要的是,不需要下地争工分。

舒漫也动了这样的心思,谁知道会在这个鬼地方呆多久,能轻松些谁不想呢。

正在这时,村里的一个退伍军人看上了她,她毫不犹豫的跟他处对象。

那个男人对她很好,可她回城的心一直没死。

看到有的人回了城,她也蠢蠢欲动,一边吊着男人一边找回城的机会。

终于,等来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她想也没想的报了名,并且说了许多绝情的话跟那个男人分手。

之后,她如愿以偿的考上大学回了城,大学毕业后分到政府单位,看到改革的浪潮吹遍全国大地,她的心思动摇了。

最终决定,辞掉工作,下海经商。

她运气不错,很快就赚到了第一桶金,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可她的感情生活却一言难尽,遇到了看上她钱的男人,最后被骗的人财两空。

之后,她不再碰触感情,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生意自然越做越大。

偶尔孤独的夜晚,她会想起那个在桃园村的他,不知道他可好?

是否也会在这样的夜晚想起她。

可人生哪有十全十美的,做任何选择都会有后悔的时候,可做了选择就要坚持到底,哪怕是后悔,也只能放在心底悄悄的后悔。

在她四十岁的时候,查出了胃癌,这是为了签合同一杯酒一杯酒喝出来的。

许多人惋惜,可舒漫却狠狠松了口气,这辈子终于过完了,下辈子,她还能遇到他吗?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心声,真的让她死后重生了,重生到她下乡的时候。

舒漫看着漆黑的天空,抿嘴笑了笑。

这一辈子,她绝对不会再离开他!

火车到站,舒漫踮起脚尖从行李架上拽下自己的行李,一床被褥,一个蛇皮袋子装的她的衣服,还有一个背包,很沉,她像宝贝一样的背在身前,那是高中的课本。

当时,她就是不服气,凭什么不让继续往上念了呀,凭什么不让考大学了。

国家的政策或许会变呢,她就是存着这样的心思将高中的课本都带着,结果还真让她等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

一脚踩上月台,寒冷的风将身子打透,她哆嗦了下,早有公社的拖拉机在那等着接人。

踮起脚尖看了眼,当看到桃园村生产队长周建民时,激动的朝他挥手,“周队长,周队长。”

周建民正在跟开拖拉机的李朝民说话,听到一道悦耳清脆的声音喊他,他朝声音发源地瞅了眼,只瞅到一片人头,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叫他。

李朝民也听到有人叫周队长,瞅了半天不知道是谁,只听着声音怪好听的。

“周队长,刚才好像有人叫你。”

周建民看了眼李朝民,“你也听到了,可这么多人,不知道是谁么,管球,要是认识的人有事会再来找我的。”

李朝民点头,是这个理!

黎明前最冷,这个时候来接人,木乱的很,但不来不行。

城里这些娃娃们,娇生惯养的,不来接根本找不到地方,说不定到时候还要他们反过来要找这些娃娃们,划球不来。

舒漫想挤到周建民跟前,可个子太矮,只有158,人太多根本挤不过去,只好作罢。

桃园公社有八个生产队,这会都前来接人。

可生产队跟生产队也是有区别的,有好有坏,这就不好分了。

“我想分到桃园村。”舒漫大着胆子举手,对负责这次知青分派的公社干事说道。

公社干事瞅了眼舒漫,愣了下,实在是活了半辈子,还没见过长的这么好看的闺女,水灵灵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般一眨一眨的,一张脸也是嫩的跟豆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