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九零:呆萌娇妻有点撩容瑶 刘姐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2 18:24:17作者:小张

小说:重生九零:呆萌娇妻有点撩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月下鸡蛋

角色:容瑶 刘姐

简介:容瑶作了半辈子,终于被自己老公甩了。生不如死的她重生到19岁,遇到老公之前的日子,本来准备和老公再续前缘,却发现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容瑶还意外发现老公的女朋友还是自己的老同学,对方上一世的白月光。就在容瑶放弃和老公再续前缘的时候,她却突然发现所有的一切都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重生九零:呆萌娇妻有点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为什么要离婚,我求你了,不离婚可不可以,你出去玩,怎么玩都行,只要不离婚!\”

容瑶跪在地上,抱着身旁男人的大腿。

都是奔五张的年纪,盛泽却似乎从未老过,和容瑶结婚起就是这般英挺,到了如今,只是棱角更加清晰了些罢了。

离婚两个字挂在容瑶嘴边一千一万次,男人每次都会低头来哄她,可到了如今,他却在自己随随便便嚷着离婚以后果真答应了自己。

盛泽对身边拉着自己的女人没有一丝留恋,冷着脸弯腰推开抱着他的容瑶。

容瑶倒地,扑上来还要去拉盛泽。

他却已经早一步转身出了家门,留下的是一声重重的摔门声。

容瑶坐在偌大的房间正中央。

房子是前些年盛泽做生意赚的钱买的大平层,300平,在市中心,坐在房间正中央,即可与世隔绝,饶是外面放炮都一点儿也听不见。

她坐在沙发上,将毛毯盖住曲着的腿,眼泪缓慢地落下来。

这些年她一直好生做着阔太太,平日最多的休闲娱乐就是找人查盛泽,多的时候查不出来,有时候发来几张照片,事后查证都是和秘书一块儿去开会,或是请客户吃饭。

但每次容瑶必得声势浩大的闹一番。

看来这次,盛泽是真的恼了。

容瑶想着刚才盛泽那张冷漠的脸,没有一丝对她的心疼,满眼都是厌恶,像一把刀扎在容瑶的心脏上。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容瑶从茶几里找出安眠药。

那是她平日里吃的,她有些轻微的神经衰弱,睡不好,盛泽带她去看了好多次医生,开了很多药都没用。

这也是盛泽决定用积蓄买下这间闹中取静的房子的原因之一。

她像平日那样倒出几颗药,就着水吞下,没过多大会儿困意便袭来了……

——

“同志!!我喊你呢!”

容瑶一回神,面前的玻璃货柜对面站着个大妈,满脸不耐烦,正指着容瑶身后的鞋架子嚷:“说了好几遍了,拿一双36的红皮鞋!”

36的红皮鞋?这是哪跟哪啊?

容瑶还傻站着,一动不动。

自己刚才不是应该在沙发上睡觉吗?这是……做梦了?不但做梦,还梦到自己刚参加工作,在百货大楼当售货员的光景。

“36的红皮鞋!”大妈又嚷了一声。

容瑶哦了一声,回身从鞋柜上取了一个鞋盒放到桌上,大妈充满期待地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

“我说小姑娘!你逗我玩呢!”

容瑶还傻站着,那大妈丢下一句不买了,便气哼哼地转身走了。

“哼,不买就不买!”容瑶将鞋盒放回去,转身便看到货柜上摆着的日历——

1992年4月8日。

她恍然觉得眼前这一切都太过真实,好像不像自己平时做梦。

面前一面红色塑料镜子里,映出了一张年轻的脸。那着实是容瑶过去的模样,皮肤白净,面容清秀,还夹着点婴儿肥的娇憨。

容瑶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抡圆了胳膊狠狠地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耳光响亮,她旁边柜子的刘姐吓了一跳:“小瑶?你疯了?”

容瑶咬咬嘴唇,使劲地晃晃脑袋。

是的,她回到30年前了!

“小瑶?小瑶!”刘姐又喊了容瑶几句。

容瑶转头看着刘姐,这年的刘姐还年轻,约莫四十多岁,但是容瑶记得,大概十年以后,刘姐就会因为肝癌晚期去世。

见到故人,她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更想回家看看这年还年轻的爸妈去。

“刘姐!”容瑶走到旁边柜子那儿,捂着肚子:“我肚子好痛,八成肠胃又不好了!”

“啊?”刘姐信以为真,着急道:“用不用我找人把你送医院去?”

容瑶摇摇头:“不了,你一个人盯会儿吧,不麻烦吧?”

说完,还没等刘姐点头,她就捂着肚子踉踉跄跄疾步走出百货大楼,跑到旁边的员工自行车车棚牵出自己的自行车往家骑。

一路上她心里如同住了几百只小兔子在蹦跶着。

她回到19岁了!那样的话,她和盛泽就可以重新开始了。

容瑶拼命地踩着自行车踏板一边想,她欠了盛泽太多太多,半辈子的无理取闹和任性妄为,她几乎消耗了盛泽对她所有的爱和包容。

还记得当年她们结婚,容瑶怀胎十月后生产时,却因为胎儿缺氧导致孩子最终没能留住,身体也出了大问题,盛泽十分心疼她,甚至不愿意让她再冒险为自己生一个孩子,这件事情让盛泽的母亲,容瑶的婆婆直到去世都耿耿于怀,盛泽却一辈子没对容瑶提过一个字。

自己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好男人,最后却被自己作没了。

容瑶将车子停到自己家楼下。

这是位于临海市职工医院楼的家属楼,容瑶的爸爸是职工医院的老会计,还没退休,这栋楼在25年后医院翻修被拆掉,容瑶还记得被拆掉的那天,父亲和母亲搀扶着回到老楼,看着大楼被爆破,都是热泪盈眶。

她冲回家门口,哐哐砸门,同时大喊着:“爸!妈!我回来了!”

屋里传来了一声来了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

门一开,容瑶不管面前是谁就往前扑过去,还没来得及看清到底是谁,就被那人推开。

她定睛一看:“怎么是你!?你在我家干嘛!”

那人是容瑶的表哥于茂学,容瑶大姨的儿子,父亲在他十五岁那年因为盗窃入狱,赶上严打,牢底都快坐穿还没放出来。他妈在他爸疯了以后抑郁成疾,是个半疯,没有劳动能力,家里就靠着于茂学在容瑶爸爸的医院里烧锅炉为生。

这于茂学家境贫穷倒是真的,可白眼狼也是真的,后面结了婚,没少利用自己家境困苦找容瑶爹妈拿钱。

容瑶打心眼里看不上他。

于茂学看着容瑶,没好气地说:“什么你家我家,我来我小姨家还需要你同意么。”

屋里容瑶妈听着动静出来,眼睛上还架着老花镜,看到容瑶就不高兴了:“臭丫头,现在才四点,你就往家跑,又不上班了?”

容瑶看着约莫才四十多的老妈,心里说不上来的澎湃,可再看旁边正把这当自己家翻着容瑶爸报纸的于茂学,心情就瞬间down下去了。

“我爸呢!”容瑶好心情,问老妈。

“早上不就和你说了嘛,去市里开会,参加什么全国会计工作会议。”

“哼。”没看到老爸,容瑶心里有几分失望,愤愤不平:“一个小小会计,搞得这么忙,不知道还以为什么重要领导呢。”

“又胡说八道!”容瑶的妈妈宋月怡从厨房出来,怒气冲冲拎个锅铲“你回来正好,家里酱油没了,你赶紧拿油壶去打。”

容瑶撇嘴,指着于茂学:“他怎么不去啊!他在家闲着你也不让他去!”

“说什么呢!”宋月怡一边说一边抄着扫把就要打:“你哥一会儿就要去医院烧锅炉了,过来吃个饭你也不舒服!看我不揍你!”

容瑶仓皇跑出去,嘴巴里念念叨叨:“哼,早知道就不回来了!”

“瑶瑶,念什么呢!”正絮叨着,抬头就见到楼道里迎面走过来的人。

男人个子大,穿着白大褂,刚从医院值班回来。容瑶想起来,这是她对门的大哥哥黄洛,容瑶结婚后没几年就和老婆一块儿移民去了澳洲,和容瑶没再见过面。

“没念什么!”容瑶吐吐舌头:“还不就是我妈,又让那于茂学来蹭吃蹭喝,还不让他干活!凭什么呀!让我一个人去打酱油。”

黄洛被容瑶这碎碎念不开心的模样给逗笑了,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俩人分别后,容瑶继续往外走,突然又想起什么,返回去走到黄洛身旁。

黄洛正在用钥匙开门,愣了一下:“怎么了小瑶?”

“黄洛哥哥,你和你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呀?”

黄洛想了想,眉头皱起来。他要结婚这事儿,除了双方父母,现在谁都还没通知呢,这小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容瑶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问题蹊跷,赶紧自己圆起来:“我看你和丽丽姐都恋爱两三年了,女人的青春是短暂的,嗖——的一下,就过去了。”

一边说,容瑶一边用手指在空中划了一下。

黄洛的疑问打消,眼睛眯成一条缝笑起来:“算你问得巧了,我和小丽准备下个月1号结婚,正好劳动节,到时候你们一家都得来啊。”

“嘿嘿,那是肯定的。”容瑶喜上眉梢,跟要嫁人的是自己似的。

她这么高兴,也是有原因的。

要知道,当年她和盛泽就是在黄洛的婚礼上认识的。那年的盛泽23,是市医学院出来的高材生,在黄洛手底下实习,容瑶对他一见钟情。

然后通过黄洛介绍,盛泽和她很快便在一起了,后来订婚,结婚,都没有经历过什么困难。

容瑶勾着嘴唇寻思着,只要自己还是走那套流程,通过黄洛的介绍,再一次和盛泽牵手,结婚——

这一次,说什么她都不作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