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折了翼的鸟冷晴 江枫完整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5 09:28:27作者:小林

小说:折了翼的鸟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紫金writer

角色:冷晴 江枫

简介:她,出身穷苦,不柔不美,却聪明上进,背负着自己与家人的未来和命运;他,挺拔帅气,富贵公子,冰冷孤傲,对凡人俗事,不屑一顾。上天在她正欲振翅高飞的时候折了她的翅膀,而他,从朋友到恋人,从友情到爱情,心甘情愿陪她在生死边缘挣扎……然而,一次的过错造成的却是一生的错过,教会了彼此爱,却离开了彼此的世界。当她风光无限,他却只能是她最深,最远的怀念。

书评专区

《折了翼的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这是业内最高端的聚会,因为大佬云集,所以很多人梦寐以求。但是,对于冷晴来说,如果能够初心不改,与其在这些言辞虚伪的寒暄和奉承中辗转,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家里看书或是到自己随心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话说回来,二十五岁之前可以选择随心所欲,自由自在,二十五岁之后却只会想要一呼百应,家财万贯。随着分校一家接着一家的开,每天仅有的二十四小时变得越来越不够用,如果不是依靠强大的自制力,恐怕连每晚睡前看书的三十分钟也会被处理各种杂事而占了去。骨子里的爱好应该是能够使人快乐的最简单的事情,比如读书和旅游,但是,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没有时间,这往往是很多人都要面临的又悲哀又幸福的矛盾。

走出机舱,再一次呼吸到C城潮湿而温热的空气,冷晴内心五味陈杂。十年之前,这个傍晚依旧灯火辉煌的城市曾经是她爱情与梦想的寄托,也是她走下万丈深渊的边缘。那一年的那一天,她离开这里时,曾暗暗下定决心,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踏上这座城市的土地,但是,人生就是这么滑稽,往往话说的越绝,脸打的越响。

下了的士,走进C城最豪华的“皇御”酒店,高调奢华的装饰并不俗气,灯光甚至有些许温馨,冷晴一边递上手中的邀请函,一边扫尽眼里的忧伤和阴霾。但是,宴会厅内觥筹交错,低语浅笑的情景,还是让她心里涌起一丝失落。这样的场景,根本就不像是什么学习交流会,更像是名媛的酒会。与那些美女身上华丽而庄重的礼服还有脸上浓厚而精致的妆容相比,冷晴的一袭简单的黑色修身长裙和脸上似有似无的淡淡的妆显得那样格格不入。还没来得及尴尬,已经有几个人端着酒杯过来打招呼。相互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剩下客套寒暄和相互吹捧。冷晴努力的在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岁月的洗涤,让她早就练就了一身微笑只是表情,不代表心情的好功夫,喜怒不形于色,这大概是每一个有所成就的人的必修课。

看来今天除了多认识了几个人,想要有真正有意义的收获是没什么希望了。冷晴在全国各地拥有上百家教培机构,也算是半个商人,但是,她就是很难让自己有点商业气息。“人脉”就是“钱脉”是很多经商的人坚信不疑的至理名言,但冷晴不以为然,她认为做好自己就行了,自己不强,认识再多的人,也只能是认识。所以她一向懒于应对这些“麻烦”。她顺手端起一杯香槟,找了个靠窗的角落,慵懒的看着落地窗外C城繁华的夜景,记忆的碎片便开始不自主的在脑海里剪辑,拼接,不知是窗外的雾还是眼底的泪,那遥远的灯光渐渐开始模糊。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咣当”一声,伴随着惊恐的尖叫,人群中立即喧闹起来。

虽然没有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冷晴心里却突然涌起不祥的预感。她快步走上前,原来是一位服务员突然晕倒在地。女孩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身形瘦小单薄,歪着身子半坐半躺的靠在一把椅子上,脸色苍白,手紧紧的握着拳,四肢都在不停的颤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像每呼吸一次,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而周围的所谓的“成功人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大家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那个可怜的女孩。见此情景,冷晴毫不犹豫的大步上前,这时,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我们还是先叫救护车吧,出了事情说不清楚的。”

身边一位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打扮的衣冠楚楚的男人想要阻止她。虽然他的提醒是理智的,也没有恶意,但是这样的一句提醒却如一盆冰水,从头到尾,把冷晴淋了个透凉,让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寒意。冷晴没有说话,用力甩开他的手,半蹲下来,抱起女孩的上半身,将女孩整个身体轻轻地平放在地上。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见到这样的情景,冷晴的心里早已经是翻江倒海,苦涩难言。尘封的记忆像决堤的洪水,瞬间占据心头,泪水不自觉模糊了双眼。她急切的询问着已经被她平放在地上的女孩,想要在女孩头脑尚且清醒的时候获得更多的信息,以便为她提供帮助。

女孩听到呼唤,努力睁开眼睛,无助而热切的看着冷晴,使劲的张了几次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

见此情景,冷晴像是触电一般,心脏被死死揪住。多年前的一幕幕,乱七八糟的在脑海里一遍一遍重复,泪水奔涌而出。

“快叫救护车啊!快啊!”冷晴声嘶力竭地对身边的人喊道。

“已经打了电话了。”不知道是谁的回答。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被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还是为冷晴这样强烈的反应而惊讶和不解。

说话间,冷晴已经把手搭在女孩的脉搏上了,虽然不是医生,但所谓“久病成医”,她没有专业到可以通过脉搏判断什么病症,却可以轻易辨别不正常的心脏的搏动。

“救心丸!”冷晴哭喊着,“快想办法拿救心丸来!”

她满怀期待的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回应她的只是一阵让人绝望的沉默。冷晴此时此刻多么希望这是十年前自己在C城的时候,那个时候,救心丸还是她随时随地都要带在身上的药,但是,后来身体好转,她便不再带那个印刻着她许多痛苦的棕色小瓷瓶。

冷晴的眼泪不停的流,不停的流,却无能为力。躺在地上的女孩,无助的看着她,眼神里的无助变成了哀求。此时此刻,这个瘦小单薄的女孩,似乎在用眼睛告诉冷晴,她不想死。

“救护车怎么还不到?”

“有车祸,救护车堵在路上了。交警正在疏通”。

“那就快叫人去药店买药啊!”

“这里已经快到郊区了,附近没有药店的。”

绝望……

是的,不是失望,是绝望,比多年以前还绝望……

冷晴一边用一只手紧紧握着女孩的手,声音沙哑地安慰着她,一边颤抖着另一只手,翻遍了女孩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她依然抱有一线希望,只要女孩不是第一次发病,那么一定会有所准备的,至少,应急的药应该带在身上。但是,让她痛心的是,一无所获。其实她知道,任何安慰的话语在这个时候都是苍白无力的,但她还是尽力忍着泪坚持说些自己都觉得没有用的安慰的话。

终于,随着刺耳的长鸣,救护车到了。一直以来,冷晴都很害怕听到这样的鸣笛声,十几年来,每一次听到这样尖锐急切的鸣笛声,不管是不是和自己相关,她的一颗脆弱的心脏总会不自觉的蜷缩在一起。

三位医护人员匆匆来到女孩身边开始抢救。

冷晴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颤抖的身体挪动到不妨碍抢救的位置,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颗心,一阵阵缩紧。

不知过了多久,医生缓缓起身,摇摇头说“没有希望了……”。

冷晴的心突然一阵刺痛,她疯了一样爬向前,紧紧抓住医生的胳膊,不肯放手,“您再试试,再试试,她还那么年轻!”

“您节哀,是心脏病突发,太晚了,小姐,我们尽力了。”医生悲伤的拍拍冷晴的肩膀,安慰到。这位善良的医生估计把冷晴当成家属了。

冷晴终于还是失控了,忍不住失声痛哭,在这样庄重的场合,她这样失控的情绪似乎比这个可怜的女孩的死更让人吃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这时,一位年轻的医生慢慢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来,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两行热泪,在棱角分明的脸颊轻轻滑落。

四目相对,吃惊瞬间就转化成默契。

别人不知道冷晴为何会为一个陌生人的死如此痛苦,而他,再清楚不过。

是的,十年,时隔十年,不长也不短的十年,他们在这个城市相遇了,而且是在这样一个悲情的时刻。

泪水更加肆无忌惮,不知道是为了这个刚刚逝去的年轻的生命还是为了曾经经历过无数次相同痛苦却侥幸没有离开这个世界的自己。

“江医生,我们该走了。”美女护士温柔甜美的声音,在这冰冷的气息里暖洋洋的荡漾开来。

“你们先回去吧。”江枫转身对另外一位医生说,“我今天需要请假,辛苦您了。”

言辞客气,却是不容置疑。是的,这才是江枫啊,高傲,冰冷的江枫。

江枫脱去身上的“白大褂”,熟练地一个公主抱把冷晴瘦弱的身体揽在怀里,就像从前一样。

而冷晴,轻轻闭上眼睛,头依偎在了江枫的胸前,亦如从前。

他们慢慢地消失在一片诧异的目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