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语然 胡栀子小说那时糖纸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9 12:19:03作者:小夏

小说:那时糖纸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萝卜,头头儿

角色:李语然 胡栀子

简介:胡栀子觉得,自己安安稳稳毕业,然后和南政云结婚,这就是自己一辈子的追求了。至于失忆不失忆的,爱不爱的,她不在乎,也不想考虑那么多,直到她遇到了一个人……云君奚郁闷透了,怎么自己心心念念要找的小耗子不认识自己了呢?算了,不认识就不认识吧,我再追她一次……呜呜呜~她说我脸皮厚……没关系,我继续追……责任感爆棚的神经质清冷小美人×骚断腿的自恋戏精男且看云崽如何追回失忆的小耗子!

《那时糖纸》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黑,很黑,月亮被黑云遮住,看不到一点光亮,风很大,灰尘翻飞,立在路两侧的树木发出痛苦的哀鸣,路上的行人加快了步伐,要在暴风雨来临前赶回去。

一个废旧仓库里,很吵,叫骂声,尖叫声此起彼伏,最后只听到警车和救护车明亮而压抑的声音。

病房里,很静。

病床上躺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她的小脸很苍白,几乎与刺眼的白色灯光融在一起,她安静地躺在那里,若不是一旁的心电图还竭力地跳着,看不出半分生机。

然而她却是极美的,根根分明的睫毛如同小扇子,在她细腻如白瓷的的脸上垂下一片阴影,鼻子小巧而挺拔。突然,状若花瓣的樱唇发出一丝声音,但听不大清。

坐在她身边的是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男人,那身材高大,逼得坐着的小板凳发出痛苦的呻吟,他用手撑着脑袋,脸低垂着,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听到她细若蚊蝇的轻语,原本陷入深思的男人却猛然抬头,这时看得清楚了,挣扎、害怕、后悔、期待这些矛盾的表情交替写在他脸上,让他原本勉强算得上英俊的脸变得狰狞起来。

就在几个小时前,医生告诉他,她的脑子受到伤害,很可能会失忆……而更早的一段时间,他亲眼目睹了血腥的一幕。

“轰隆~”一声炸响,蕴含了令人色变的能量,望着加紧步伐的行人与周遭的黑暗,男人涣散的瞳孔慢慢聚焦,眼底里的神色越发坚定。

夜更深了,也更静,以至于病房里没人注意抬出医院的担架……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交叠在身前的玉指动了动,慢慢的,露出了一双黑溜溜的如同被山泉水洗涤过的眼睛。

“你是……”

“你不记得我了?”

“我……”女孩揉了揉她发胀的头,里面的念头如同潮水一般向她袭来,但她却抓不住半点。“我不记得了,我也不记得我是谁。我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醒来?”

听到这里,男孩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原本紧攥地拳头慢慢松开,垂在身侧。

“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们很相爱。你被人绑架受伤了,我送你来的医院……你不记得也没关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他的声音很温柔,说这话时眼睛亮晶晶的,仿佛见到了失散多年的恋人。

女孩被这强大的信息量砸懵了,不过她很快恢复了镇定,眼睛里透露出思考和探究的神色,想从男孩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但男孩一直保持温柔和煦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异样。

她最终点了点头。

……

一年后,Y城。

“卧槽,栀子,快来看,信息学院的系草在表白墙上跟你表白呢!”说着李语然把手机怼在胡栀子的脸上。

“语然,别闹,我收拾东西呢!”胡栀子微笑着把挡住她视线的小手拿下,没有分给屏幕上的人半分视线 。

“你真不看一眼嘛,这人老帅了!”李语然瘪了瘪嘴,眼里是满满的可惜。

胡栀子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整理手边的习题册,那是她做家教给小孩讲题用的。

“哎呀,这种事你见得还少吗,从军训开始,栀子收表白信都收到手软了,你怎么还是这样少见多怪啊!”阮软接话道。

“不是……你这没看到人,你知道他多帅吗!”说着李语然凑到阮软身边,将埋在题海里的人儿拉起来。

“我去,是比之前的人都帅啊,怪不得敢把照片发网上。 ”

“对啊,要是这人能喜欢我,我估计做梦都能笑醒!”

“得了吧,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阮软打趣道。“你现在真像一个馋汉子的饿女,是饥饿的‘饥’!”

“是‘饿’啦!”

“看看,你承认了吧!”

“……看我不收拾你!”

两人笑做一团。

“语然,阮软,我要出门了。”胡栀子这时刚好收拾完东西。

“啊,你又去干嘛呀,我们都来这么久了都还没有团建过,不是你就是王芙,人总凑不齐。”

“再说吧,我男朋友来看我了。”

“唉,那个大忙人现在来了,当时你搬宿舍的时候都看不见他人影呢!”李语然嘀咕道。

看到胡栀子的脸色隐隐难看,阮软赶忙说道:“唉,你话怎么这么多呀,作业写完没?快点去,小组作业就差你了!”一边说着一边推着李语然到她的位置上,然后对胡栀子扬起一个笑脸:“玩的愉快啊,有空带过来给我们瞧瞧!”

“嗯。”胡栀子轻应一声就推门出去了。

看到她的身影淡出视线,李语然才不情不愿地说了句:“你干嘛不让我说话,小栀子的那个男朋友本来就不好嘛!”

阮软翻了个白眼,“相处这么久你都还不了解小栀子吗?她这个人对什么事都挺随和的,唯独别人说她男朋友坏话时生气!”

“我就是很不爽嘛!她的男朋友看上去就不是很好,对她也不太好,还不如王芙男朋友呢,也不知道她看上他什么了!”

阮软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茶,不慌不忙地说“你又不是小栀子,操心个啥呀,人家比你聪明多,把你的红娘属性收一收,先管好你的作业吧!”

“哼……不想理你,我要吃薯片泄愤!”

“吃吧吃吧,傻孩子!”

“……”你才傻呢!李语然抓了一大把薯片,泄愤似得全塞进嘴里,之后在电脑前敲起了自己的小组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