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恬 李思小说七十年代甜味女知青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26 06:38:56作者:小白

小说:七十年代甜味女知青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米酒汤圆甜又甜

角色:李思恬 李思

简介:中文系系花李思恬穿越到了七十年代同名知青身上,在现代拼智商拼才华的李思恬如今要拼体力拼技术。农活废材李思恬走不了技术流派,和乡下地主家庭的狼崽子梁文泽一帮一结对子。初初相看两相厌,怎么帮着助着却变成爱你爱不完……

书评专区

《七十年代甜味女知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李思恬,京市某高校中文系大三在读。父母在李思恬高考结束后火速离婚,并立刻重新组建家庭。自此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只剩李思恬好像是多余的。

已经当了三年孤儿的李思恬在女生宿舍百无聊赖刷着手机。

随意打开某音视频,刷到一期藏家鉴宝。专家正口若悬河介绍着一款收藏级大师工的翡翠玉佛:“简洁大气的造型,双面立体雕刻,玉佛饱满丰润,五官立体安详……”

李思恬熟练地削着苹果,闲闲地看着专家介绍。直到视频放大了大师印章细节图时,系花同学突然眼神一眯手抖了一下。水果刀不小心在手指上划了小伤口,伤口不深出了一点血。李思恬顾不上受伤的手指,拿出胸口的玉佛。这个玉佛是过世的外婆偷偷留给李思恬的,外婆过世前告诉她好好藏着别给人发现了。李思恬考上大学后随意用一条长长的红绳穿过玉佛,就这么挂在脖子上贴身藏了三年。

暂停视频后,李思恬对比这两个玉佛的印章居然如出一辙。视频里的专家给出了预估价值7位数。

“我要发财了,”李思恬内心念叨着,没留意伤口的血迹沾上了玉佛。

晚上宿舍熄灯后,女生宿舍全部陷入黑甜梦乡。玉佛微微发着热,沉睡中的李思恬没有发现玉佛在月华洗练下泛着神秘的幽光。

第二天早上,李思恬起床后迷迷糊糊摸着床单好像手感略粗糙。睁开眼睛,李思恬懵逼三连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粗棉布红白格子床单和格子棉被映入眼帘,视线正对面的窗帘也是同色风格布料。

李思恬想着可能自己梦还没醒,起床方式不对。

躺下后闭上眼睛再爬起来,眼前依然是红白格子窗帘。

“额的神呀!”掐一下手臂,“嘶”真TM疼,李思恬有点茫然和害怕。打量房间布置,真是简陋的想哭。一张木床靠在土坯墙边,李思恬这会儿正坐在床上。房间另外一边靠墙放着一张一米高的小木桌,木桌没有油漆也没有雕刻。桌上放着两个搪瓷水杯,写着为人民服务。桌下放着个小四方木凳,看用料和桌子应该是同一个木工师傅出品。

墙面上挂着一本纸质日历,看起来已经用了不少。加粗的黑体字显示着1976年7月8日,李思恬看到日历时间一头摔下床。

李思恬挣扎着爬起来躺回床上,头一抽抽得疼。一大段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充斥进脑海……

原主也叫李思恬,(小名甜甜)父亲李浩民是京市向阳纺织厂副厂长,母亲赵海燕是京市第三人民医院药剂科科长。甜甜上头有两个哥哥,大哥李思瀚22岁,二哥李思进20岁。大哥也在纺织厂上班,目前是毛巾车间组长。二哥在京师汽修厂当着厂长助理兼司机。甜甜今年16岁,家庭幸福,家境优越。在物资匮乏的70年代,小甜甜在父母娇宠,哥哥们呵护下真正长成个傻白甜。

因去年初中毕业时,甜甜不小心从二楼楼梯摔下一楼,小腿骨折住院三个月。在家又休养了小半年未能及时就业,今年甜姐儿只能背起行囊响应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支援农村建设。

等着完整记忆在脑海里回放完,脑子还有点抽抽的疼,慢慢融合记忆后甜甜又睡着了。睡梦中来到了一个神秘空间……

再次睁开眼睛适应着当前的环境,李思恬清楚明白——我穿越了

胸口发热的玉佛提醒着李思恬,神秘空间和玉佛有关。

手触摸到枕头边的塑料圆镜,镜子里的少女青涩稚嫩但是五官样貌和现代的李思恬少女时期几乎一模一样。用手捋了捋头发,长发丰盈茂盛,健康光泽比现代时经常烫染摧残过的头毛可强太多了。低头看到了胸前难以忽视的山峦起伏,心口一荡。甜姐儿当前才16岁就目测快有C了,比起现代的排骨身材可算能昂首挺胸做人了。身上的少女背心承受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得找时间买合身的内衣防止下垂。李思恬站起来和门框比了比身高,应该还行。身高超过165了,还能再长长个。

现代李思恬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但是这个时空的小甜甜填补了现代李思恬的亲情缺憾。离开现代,李思恬并不难过。还虔诚地抬头对虚空说:“穿越大神谢谢您,我会好好生活,代替甜甜回报这份家庭亲情的。”

甜甜昨晚淋了雨,被村长梁建国的媳妇胖婶儿按头灌了一大碗热辣姜汤。然后就住在村长梁建国家,发汗睡了一晚。年轻的身体还挺抗造,发烧症状今早已经不见了。走出房门,整个村长家都没人。意念一动,李思恬清醒着进入空间,空间大约150平方米。此时李思恬正站在了空间的一汪水池边。

水池整体造型是一个盛开的莲花形,花瓣以羊脂白玉筑成池底,花蕊由通透的浅碧翡翠雕刻而成。鬼斧神工,天工地造。花蕊正汩汩冒着泉水,泉水凛冽清澈,汇聚在一圈薄薄的羊脂白玉围成的花芯里。整个莲花池自带了循环系统,空间除了莲花水池外只有一片黑土地。李思恬蹲下靠近水池,用手指感受下水温略比人体高,估计40度左右。脱下衣裤只穿着少女背心和小内裤走进水池,深度大约90公分。随身自带温泉,李思恬心里挺美的。走到水池中心,探探手指试了花芯泉水,冰凉刺骨。

空间里无日月星辰,没法感知时间和空间坐标。体感温度也让人感觉很舒适,穿着长衣裤不觉得热,只穿着内衣裤也不觉得冷。

现代李思恬也看过很多穿越小说,无数穿越前辈的空间灵泉都有洗髓伐骨,美肤健体的功效。遇到自己真实穿越了,李思恬还是谨慎点先试试动物和植物的活体反应再说其他。在空间已经待了不短时间,出来后手表指针几乎没动。看来空间相对于外界是几乎静止的,现代有句话说“时间就是金钱”多了很多时间的李思恬大约等于多了很多金钱了。

李思恬顺手用桌上的两个水杯分别装了温泉水和冷泉水,走出房门到院墙边。用热泉和冷泉分别浇了两颗月季,眼睁睁地看着浇了冷泉的月季如魔术般瞬间绽开了几个花苞,而热泉浇过的月季则没有反应。

再用剩余的冷泉水浇灌不起眼的几株干枯发黄的野草,肉眼可见的枯草返绿并抽芽蔓延了一小片绿草地。

看来花芯泉水有加速植物生长的功效,且速度惊人。李思恬明白身怀巨宝的危险,所以不敢再轻易尝试。随手摘下几朵新开的月季花,洗干净墙角一个缺了口的土陶罐。用水养着月季花,放在房间的木桌上还挺有野趣。

夏日清晨,天高云舒,凉风习习。李思恬随意打扮好走出院门。

看到旁边一片夯实的坝子上,几个妇女正在竹席上晾晒菜干,坝子下一大片水田里乡下汉子们正在犁田。

少女远远走来,身姿窈窕,裙摆款摇。

阳光下皮肤细腻光洁,比精米白面还要白。

脸型是标准瓜子脸带着一点娇憨的婴儿肥,一看长相就知道是富贵窝里长大的。

人间富贵花小甜甜自来熟地走到坝子中间,露出标准营业微笑和几个妇女搭讪套话。

穿深蓝色棉布短袖的年轻媳妇,是村长的大儿媳李桂花。在一群人里看起来也比较干练爽快,李桂花主动给甜甜介绍着几个妇女。离得最近的中年妇女,看上去50岁左右。上身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土棉布斜襟褂子:“这个是咱村的槐花婶儿,住在村头第二家院子。门口就种着一棵大槐树,夏天可阴凉了。”

李桂花又指着穿军绿色短袖上衣的大妈,自豪地介绍道:“这个住咱家旁边李家的婶子,大家都叫她翠花婶儿。她家可是光荣的军属,大儿子李卫国在部队当兵。当了有5年兵了,现在已经是排长了!其他四个儿子也是田里地里一把好手。”

经过一番互相介绍,几个都是村里家境尚可的婶子和媳妇。村民淳朴也不见外,打听甜甜的家庭背景,当得知甜甜是京市来的知青。父母和两个哥哥都在很大的单位工作,连连叹气。这么好的条件因为断腿耽搁居然也下乡了,一看就不是能吃苦的。

甜甜从她们口中了解到,前几届知青除了年纪最大的知青队长胡志学和郭爱红还算踏实勤快,最近几届知青年纪都不大,几年下乡生活只得了这样的口碑: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

下乡的地方在川市下辖县一个小山村。名字很形象叫靠山邨,全村一共86户人家。前后几届下乡知青一共12人包括李思恬三人,知青点坍塌后全部知青都安置在了村民家住。大多村民分布在东侧和南侧山脚下。山不算高,远看着树木茂盛郁郁葱葱。村子西侧一条平缓的河流蜿蜒而过,滋养着土地上的庄稼。河面不算宽,有山上泉水汇入河流,因此河水很清甜,小河也因此得名叫甜水河。整个村子还保持着上游洗菜下游洗衣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