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泽 徐总司小说全文阅读,便引诗情到碧霄最新章节

时间:2022-04-27 14:41:59作者:小张

小说:便引诗情到碧霄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白露伊人

角色:肖泽 徐总司

简介:宁诗情觉得自己这一生真是个笑话。下属背叛,朋友欺骗,亲人出卖。好像除了过世的爷爷只有君碧霄在意他,可是她却未曾正眼看过他。看着他为她报仇,为她殉情,说不感动是假的。罢了罢了,若有来生,还了他这份感情吧。重生归来,她霸气收拾叛徒,顺便还还这个男人的情。只是,说好的霸道总裁呢,怎么变成小奶狗了。

书评专区

既见君子~:书超级好看!题材很新颖!塑造的女主有血有肉,心怀国家大爱,正义又无畏!男主爱到卑微,为女主甘于奉献,沉默而隐忍。人设非常完整!
和从前带有军旅色彩的文不一样,这本女主是军人,男主在背后默默支持,男主的追妻比总裁文的追妻更有看头,更值得期待!
作者大大加油更新!超级好看!

用户名94139950:好看超级喜欢看!!!!![微笑][微笑][微笑][微笑]

《便引诗情到碧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宁诗情再睁眼时只见漫天黄沙以及停在一旁的客机。

身旁的副官正跑向一个骨瘦嶙峋的男孩。

宁诗情微愣了一秒,上前追去打算截住要救男孩的副官。

她清晰的记得就是这个男孩炸了客机上所有被救人员以及她的副官。

她当时在等其余遇难者的到来,所以让副官代替她上去查人数,当客机爆炸时她没在客机上幸免于难。

可她是军人,不仅没有完成任务而且还损失了一个副官,没有救出本国的遇难者。

平生第一次没有完成任务,亦平生第一次感到愧疚。

“肖泽,站住,别跑了!”

也不知那男孩是不是听懂了,宁诗情再看向他时男孩已经从挎包里掏出了枪支。

“奶奶的!”

宁诗情低咒一声,加快脚步一个虎扑将肖泽扑倒在黄土上,惯性两个人抱在一起滚了好几圈,宁诗情的腰也撞在了土路的石头上。

顾不得疼痛,摸出压在自己身下男人的枪就朝男孩射去。

在她射出去的同时男孩的两枪也打在的宁诗情的左肩上。

“日!疼死老子了!”

男孩随着宁诗情的谩骂倒地不起。

肖泽下意识的推开了宁诗情,反应过来后又马上将躺在地上起不来的宁诗情扶了起来。

宁诗情在部队刺头惯了,嘴也没个把门儿的,开口就是莲花。

“日你奶奶的肖泽,你他妈的要推死老子吗!”

肖泽待在宁诗情身边八年了,习惯了少将那把不住门儿的嘴。

“少将,没事吧?”

“没你妈的事,老子给你肩上来两枪试试!”

肖泽见宁诗情吼出来的声音底气十足,便知没有多大事。

宁诗情勉强站起来后用没有受伤的右边手狠狠的在肖泽后脑勺上甩了一巴掌。

“你他奶奶是不是想死,是不是想死!没看见那小兔崽子身上那个大包吗,你见过哪个逃亡的小孩能带那么大一个包的!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棒槌吧你!”

宁诗情现在确定自己是重生了,看见面前这个棒槌她要是再反应不过来她就该是棒槌了!

哎,能回来挺好的,她还以为自己要悔恨到喝孟婆汤的时候呢。

肖泽被打的发出嘶的声音,揉着后脑勺回答:“你再打我只会更傻!”

然后就收到了来自他家少将优雅的白眼。

一般收到白眼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少将懒得理他们。

很荣幸他今天也成为了这样一个人。

宁诗情脱了迷彩服的外套,露出了军绿色的T恤。

扬手将外套扔在地上,当着肖泽的面要将T恤脱了下来。

肖泽赶忙闭上眼,“少将,你……你这是什么癖好?”

宁诗情翻了个白眼望天将T恤脱下露出穿着工字背心身体。

“想什么呢,你他奶奶的能买包去污粉吗?老子可没有暴露癖。”

说着将T恤扔给肖泽,“拿这个把我那两个窟窿绑紧。”

肖泽一听赶忙睁眼接过T恤开始为宁诗情包扎。

“少将,飞机上有绷带。”

宁诗情从裤兜里掏出一支烟点燃,边抽边说:“接回去的人比预计的多,先紧着他们使吧。”

等到缠好衣服她又将扔在地上的外套套了回去。

要不是外套上还有两个窟窿眼,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宁诗情刚刚挨了两枪。

此时远处开来了车辆卷起了漫天黄沙,隐隐卓卓看不清楚是几辆车。

“少将,你猜会是谁的人?”

宁诗情再次翻了个白眼,“自己人,刚才用车笛声对暗号了。”

她不止一次的怀疑造物主是不是这个傻狍子的后爹,怎么造的时候没给他造脑子?

算了,她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不要跟傻狍子计较,他傻他有理,他傻要理解,关爱残障人群。

这一车大概是把所有名单上受难者都接回来了。

嗯,马上要回去了,回去见那个老爷子了。

从上一辈子到现在她都忘了多久没见过了,好久没气他了,看着他被气的抓耳挠腮的。

她自有记忆起便没了父母,从小到大都只有老爷子照顾自己。

想着,宁诗情漂亮的凤眸半眯起来,舒服的像是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当然,她此刻也确实站在太阳底下暴晒,晒得和咸鱼似的。

车开到客机旁,所有遇难者蜂拥而至的登上飞机。

肖泽看着一旁半眯眼的女人就知道可以回家了。

“少将,回去以后干什么?”

宁诗情抬手遮住耀眼的阳光,吐出燃尽的烟头,大头军靴随意的捻了捻。

“转幕后,回京城,接宁家的产业。”

她上一世没有回去,家业被夺,老爷子被害死,那些所谓的亲戚联合她手下的叛徒把她引到游轮上炸死。

这辈子嘛……

宁诗情眼底泛出阴冷,轻舔了舔唇。

有恩的报恩,有怨的报怨。

那些背叛过自己,伤害过自己的人,她一个也不放过。

但……那个小孩……

上辈子那个小孩只是她的挂名丈夫,却在最后帮她报了仇。

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她并不喜欢这个比自己要小四岁的弟弟。

不喜欢也不讨厌。

只是老爷子想让她结婚她就结了。

上辈子她一心都用在部队和任务上了,结婚四年连面都没见过几次。

上辈子……

罢了,这小孩上辈子既然给她一生爱恋,这辈子她就还了他那份痴心。

只是能还多少她不知道,承诺她也给不了,心她也不一定能给了。

还有老爷子,疼了她一辈子的老爷子,她也要为他想想。

“啊~,我还以为少将你带我去办下一个任务呢。”

“该回去了,我家老爷子最近几年身体不好。放心,我只是转幕后,又不是退役。”

眼见遇难者都登上了飞机,宁诗情与肖泽才一起都上去,一个一个的按着名单确认好了人数,宁诗情走向驾驶室提醒了机长,才算是真正的回国。

总司令办公室

看着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烟的宁诗情,徐总司只觉得脑壳疼。

作为唯一一位年龄最小的女少将,宁诗情确实有任性的资本,但这并不能抹去她是刺头的事实。

仔细查一查就不难发现,在军校的时候就是刺头,进了部队还是刺头,但偏偏成绩还是最好的。

而此刻这个刺头打了结婚报告,交了调职申请。

这是什么,好好的一块神兵利器要提前退休生锈啊。

这叫人才流失。

“不是,你好好的任务不干,调什么职啊?”

宁诗情吸了口烟,吐出烟雾。

白色的烟雾模糊的她那张雌雄莫辨的脸,更添了一股神秘感。

“老爷子身体不太好,急着招我回京城,算了算,八年了,我也该回去了。”

“可你更适合战场。”

“总司,没有人天生就适合战场。”

“丫头,你再考虑一下吧。”

宁诗情换了个腿继续翘着,一手搭在扶手上支着脑袋。

“不考虑了。我又不是退役,以后有任务找我我一定会去的。”

徐总司起身倒了杯茶,喝了一口算是压下心中的惋惜。

“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会在这了,还想着让你以后接我的位子。”

宁诗情又抽了口烟,漫不经心的说:“这个位子,我倒是不怎么稀罕,但以前确实想过这辈子就在这吧。”

末了,抬了抬眼皮,没了原本吊儿郎当的模样,“我自幼是老爷子带大的,不能对不起老爷子。”

徐总司推了推眼镜,问:“决定了,不改了?”

“不改了。”

“行吧。”

徐总司妥协了,他自知想走的人是留不住的,没过多久调令就下来了。

只是结婚报告还没下来,不过应该也不会很难。

上头本来三年前就有想要把宁诗情调到京城的意向,只不过是徐总司压下去了,如今也算是回归正轨了。

坐在去往京城的飞机上,宁诗情穿了身偏中性的衣服。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她那一头长发很难有人能认出来这是个女人。

好吧,其实一开始也不是长发的,毕竟短头发利索,但老爷子非要她留长发,不然就有来闹。

唉~,老爷子怎么也没想到,他养了个孙女居然这么爷们,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整个一活土匪。

并且留长发是老爷子认为可以让她像淑女的最后骄傲了。

宁诗情也不计较,算了算了,老人家,计较啥,有胆子计较吗?

没有,毕竟这和歹徒罪犯不同。

进入宁家老宅,宁诗情傻眼了。

老爷子和君家老爷子坐在院子里下棋,像是正好逮她一样。

“不是,老祖宗们,您二老坐这干啥,着了凉怎么办?”

宁老爷子把棋子一扔,手里的折扇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

宁诗情看着自己折扇被摔在桌子上,心里就像是在滴血。

她的折扇啊,不管用料还是手工都是顶级的价格,这老祖宗不能轻拿轻放吗。

她弯下腰伸手虚扶着老爷子,生怕他一个不留神就把她这把折扇摔坏了。

勾起一抹想哭的笑容,“爷爷,君爷爷,您二位下棋呢?”

说实在的,宁诗情觉得这句话问的挺尴尬的,还暗诫自己回来了嘴巴要把门。

罢了罢了,只要我不觉得尴尬就行。

宁老爷子傲娇的朝宁诗情翻了个白眼,扭头不再看她,继续下棋。

君老爷子一脸看好戏的样子,不动声色的继续隔岸观火,下棋吃瓜。

“爷爷。”

宁诗情为难的拽了拽宁老爷子的衣服袖子,求助的眼神看向君老爷子。

君老爷子收下之后说:“老宁,得了吧,刚刚拉着我在院里等的还不知道是谁呢,这会子装什么不在意。”

奈何宁老爷子傲娇,依旧不肯开口。

宁诗情见状,笑眯眯的威胁,“爷爷不欢迎我,那我可就回部队了。”

末了还装可怜,“唉,这次任务我还受伤了,现在是爹不疼娘不爱,连爷爷也不管的小白菜了。”

平常老爷子不管怎么傲娇就是不能听见她受伤两个字。

果然,一听见宁诗情受伤宁老爷子立马变了脸,堪比京剧的变脸谱一样快。

“哪伤了,厉不厉害,严不严重,当初我就说了不让你上军校你偏上,这下受伤了可得了。”

君老爷子没好说什么,这一看就是宁丫头哄人,看看这没出息的样,刚刚傲什么娇,真是得。

见宁老爷子开口和她说话,宁诗情可不会真说她中了两枪的事,不然那还得了。

“没,爷爷,我吓您呢,这次我没参加。”

宁老爷子瞬间来了脾气,“宁诗情,你胆子肥了,敢吓我!”

君老爷子受不了宁老爷子的作精样,“宁老头,有完没完,还下不下了!”

“老子教训老子的孙女,关你屁事!”

宁诗情趁机将桌上的折扇偷走。

嗯,什么都没有她这把折扇重要。

眼见两位老爷子吵起来了,宁诗情不得不将战火引到自己身上。

“爷爷,我拿到调令了,以后就在京城哪也不去了。”就是出去了也不会告诉你滴。

宁老爷子目前最重视的便是宁诗情回京城的调令。

果然一听见宁诗情被调回京城立刻不吵了,开始了给孙女洗脑结婚的行动。

“情啊,你看你都26岁了,咱结个婚行不,让你爷爷我高兴两天呗?”

宁老爷子说着看了眼君老爷子。

宁诗情心道果然,自己一回来就要催婚,都不是先相处了解了,她这爷爷是打算让她先结婚后恋爱啊。

自知爷爷会说君碧霄,也就顺着宁老爷子的话笑问:“呦,这是哪家郎儿这般倒霉,竟被爷爷您看中了。”

京城无人知她宁诗情26岁军衔已至少将,但却人人都知宁诗情是京城小混账,逗猫走狗,打架斗殴,无恶不作。

时至26岁无人敢娶。

便是倒贴宁家也无人敢上门提亲。

宁老爷子一听这话就来气,当即一巴掌拍在宁诗情的脑袋上。

“什么倒霉不倒霉,君碧霄那混小子能娶到你是他三生有幸。”

这一吼,怕是比骂大街的泼妇还要稍显泼辣。

君老爷子与宁老爷子素来都不服对方,经常互相抬杠,今日听到宁老爷子这话竟也不谋而合。

“嗯,那小子娶到你确实是有幸啊!”

那臭小子打小就励志要娶这京城小混账,如今好不容易把这小祖宗等回来,他这老头子可不就得为他孙子的幸福出出力。

见君老爷子也点头,宁老爷子乘胜追击,“我告诉你宁诗情,你要是不跟人家阿霄结婚,你……你就是不孝顺你爷爷我了!”

说着还哭了起来,“我这以后可怎么去见我儿子儿媳妇啊,我命苦啊!”

宁诗情看着宁老爷子这干打雷不下雨得哭声,真的是……

君老爷子只觉得丢人,还能演的再假点吗?这真的是太丢人了。

宁诗情抿了抿嘴唇,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爷爷,您知道您这戏演的很尴尬吗?

奥斯卡不缺您的小金人。

但到底是顺了两位老人家的意,结婚报告已经打了,就等批下来立马登记。

宁诗情真的觉得,她这婚结得好草率。

算了算了,就当哄老人家开心了,顺便还了君碧霄的倾慕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