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末日新生之林落林落 张罗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2-05-10 09:42:22作者:小许

小说:末日新生之林落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七月与风

角色:林落 张罗

简介:一夜之间,林落成了孤儿,任她疯癫、彷徨,世间照常。在她浑浑噩噩,醉生梦死间,他出现了,带着“末日将至”的讯息,她就像在黑夜中看见了一束光,追着跑······囤货、种菜、健身、打怪······还有他,林落觉得,这末日也挺好。

书评专区

《末日新生之林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天灰蒙蒙的,连续下了一个多月的雨,连空气都是潮湿的,阴暗的房子里透着一股子霉味,隐隐约约还有一丝让人定心静心的香火味,林落是被饿醒的,肚子咕噜噜的叫嚣着,她不想理,但是头晕、胃也疼得厉害,她想着饿死鬼到了地狱里怕也是混不好的,强撑着爬起来,翻出厨房柜子里剩下的半包挂面,生火,给自己煮了一锅,吃了小半碗,吃不下了。

这是她这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推开门,年久失修的木头房子,吱嘎一声,门半开着卡住了,她想奶奶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任谁要接她去城里,都不肯去,只说家里山山水水的习惯了,住的舒服,不去不去。听村里几个老人说,她就是摔倒在门口的田坎上走的,几个放牛的妇人经过发现时已经晚了······

林落自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父母自她记事起就一直在GZ打工,逢年过节才能回来一趟,平时只是寄点学费和生活费,爷爷在她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走了,这么多年,他和奶奶相依为命,终于熬到了她上大学,她想着,等她毕业,上班了,爸妈就可以回家,奶奶也有人照顾,再等几年,赚钱了,买个小房子,也能一家人住在一起了······,现在她觉得那就是个笑话,接到奶奶过世的消息,林落第一时间买了车票,因为就在省内,当天就到家了,她虽然难受,但也得咬咬牙,和嫁去隔壁村的姑姑一起张罗奶奶的丧事,她想,等爸爸妈妈到了,就可以哭了,她没想到,等来的是飞机坠毁,全员遇难的噩耗。一夜之间,她变成了孤儿。

奶奶的丧事加上父母出事的噩耗成了压倒林落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把自己锁在房里,不哭不闹,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多月,大姑操办了一切,也拿走了礼簿和份子钱,只留下一些办酒没吃完的剩菜,她就靠着这些勉强过着,大姑自出嫁后就很少回来,她婆家早年做生意发了家,在村子里算过得最好的了,加上他的丈夫是个地道的势利眼,瞧不上林落家,也不让她回来看看,过了几年,两家的关系也就淡了。

学校那边只请了半个月假,手机早就关机了,找到插线板,给手机充电,刚开机,就是叮叮叮,不断地微信信息,翻了十几条,大多是同学和老师关心的信息,有安慰她的,也有帮她做笔记的,到后来都在问她怎么还不回学校······打开手机信息,大部分是未接电话的短信提醒,其中夹杂着几条飞机失事航空公司理赔和保险理赔的短信,让她尽快联系他们,还有几条垃圾短信,随后打开校园论坛,几千上百条信息,像是蚂蚁炸了锅一般,不停弹出,在这其中,林落看到了他的信息,是新来的带她们班做微生物实验的程老师,听说刚从M国完成硕士进修归国,很多制药企业花重薪想挖走他,都被他拒绝了,他说他想回母校看看···

“大家都尽快回到家人身边,多囤一些生活物资,尽量不要出门。”他的信息内容。无头无尾的一句话,看了下时间,是三个小时前发出的,然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群里却像是炸了锅,都在问程老师干什么,是不是手抖发错了,是不是末日剧看多了,是不是想手机丢了····林落是信他的,无条件的信他,她看他的眼睛都在冒光,她不是不想承认对他一见钟情,是她知道,配不上,无论她怎么努力,总归是配不上的。

整理好心情,林落心里千万种思绪乱窜,她想要不就离开吧,天地之大,总归有一处属于自己,不用看人脸色、听人闲话,她不是灾星,也不想触景生情,从今往后,林家村再无她的牵挂,就让一切留在心底里。

第二天一早,林落找到村长家,把自己想变卖祖籍和田地的想法和他们提了,也表达自己可能以后不会回来了,这些年多谢村长和乡亲们的照拂,变卖之后,自己想去进修学业,希望有朝一日能回馈社会·····劈里啪啦说了一通,自己没感动,倒是把村长一家弄得鼻涕眼泪乱流,拍着林落的肩膀,说放心放心,今天我就去镇里问问云云。大概晚上六点多,村长带着村支书等七八人到了林落家,原来是政府正在规划在每个村建立养老院,现在还在选址初期,所有占地都有相应的征收补助,想到林落家地处平坦,三亩多田地就在宅基地对面,两面环山,一百多米处还有河流,自家也有水井,恰巧林落计划卖掉,几个村领导考虑到林落家的情况,本着帮扶的心意,最后给林落申请了征收补偿款,包含140平米的宅基地和3.2亩田地,以及23亩的一座柴山,山上都是自然野生的杂树,不值钱,平时也就只能寻些柴火、干松针之类的,最后合计补偿了林落208万元,不算多,但在乡里,也算是头一回了,周围也少不了眼红的村民,但一考虑到小姑娘已无父无母,孤身一人,也都只是私底下嘟囔,并未闹到台面上。在家再待了半个月,处理完相关手续,联系上保险理赔公司,林落买了回学校的车票,与来时没什么差别,还是一个小包,除了银行卡里多出的208万人民币,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但是又不是,她还得去另一个地方。

林落来到了村委,给父母、奶奶办理销户,以后家里的户口本上就只有她一人了,村委提醒她开具死亡证明然后才能去银行提取家人身前的存款。从村委出来,林落就去了镇上唯一一家农村信用社,身前父母和奶奶之前就是靠信用社的账户转账存款的,其他的,林落也不知道了,她也没报多少希望卡里有钱,但是当柜台人员取出十九万四千五百零四块人民币交到她手上,要她签字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父母怕是省吃俭用才存下的这笔钱,瞬间鼻尖泛红,强忍着,硬生生的憋回了眼泪,她不能哭。

在镇上找了个宾馆,50块一间,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林落搭乘最早的班车回了学校,和航空公司理赔人员约在了学校旁边的茶舍里,来人是个四十多岁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一坐下,话也不多说,直接拿出一落资料,包含理赔方案等之类的,来之前,林落查了一下其他失事人员的赔偿公示,她怕被忽悠,又觉得无所谓,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看着理赔条款里罗列的十几条,她没细看,只看到最终赔付总额106万元/人,她爽快的签字,填写上银行信息,个人身份信息,以及理赔合同,然后问了句可以了吗,对方好像也很诧异,怕是第一次遇到这边冷静的遇难家属,最后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林落头也不回的走了,她还要去个地方。当初因为奶奶突然离世,林落心急如焚,给父母买了最早的航班,连付款内容都没仔细看,就付款了,如果不是飞机失事,她怕是也不会知道自己意外买了最贵的航空意外险。林落到时,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已经到了,林落也不多话,拿起资料,看了眼最终的理赔总额300万元/人,签字,填身份信息,拿身份证拍照,七七八八的流程花了两个多小时,她也理解,毕竟,是最高的赔付······

林落回到学校宿舍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她就在外面游荡了近4个小时,期间,手机短信叮叮声提醒收款信息,她懒得看,她现在,除了钱多,真的什么都没有了。